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养老机构>正文

走近完全免费的福利院——对话和谐新家园福利院院长高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10-24 来源:养老网 作者:养老信息网 浏览次数:793


本期对话嘉宾:高泱,四川彭州和谐新家园福利院院长。高泱先生2008年5月从老家陕西靖边来到四川参加汶川5.12救灾和灾后重建工作,现在一切运转正常且始终保持完全免费的和谐新家园福利院正是高泱先生和志愿者们的爱心见证。用高泱先生的话说就是,我们办福利院不是在开公司,也不是在做事业,而是我们如何度过生命的每一天,对我个人来说,只要福利院在的一天,我就做好这一天的事情,过好这一天的生活。

图为高泱先生正穿着鞋准备为“院民”洗澡前于福利院大门口


      养老网:在我们大家的经验和常识里福利院要么是政府主办的慈善机构,要么是个人或企业办的非企业但是需要一定收费的机构,像和谐新家园这样完全免费的民营福利院并不多见。我想请问,当初,你们建这个福利院的资金和动力来源?

      高泱:我们和谐新家园福利院坐落在四川彭州通济镇红山村,彭州是四川5.12地震的重灾区,建福利院是我们志愿者在地震救灾接近尾声的时候萌生的想法。那个时候,我们中的许多志愿者在灾区已经呆了超过一百天,但眼前看见和听说的情况仍然是有许多地震后的孤老病残没有得到很好的安置,志愿者们就打算修建一所福利院收住那些无家可归、无人照料的人。这个想法一出,大家一拍即合。修建福利院的资金全部来自志愿者和爱心企业家的筹集和资助。

      养老网:09年建成到现在已经三年了吧,福利院一直坚持完全免费吗?到目前为止,一切运转正常吗?

      高泱:一直完全免费。福利院对有需要人士的救助实际上早就从四川地震灾区辐射到了中西部的很多地方,比如甘肃舟曲泥石流灾区,我们也有救助。所以说,我们不但运转正常,还在想方设法让它的作用发挥到更大。

      养老网:在甘肃也是收住泥石流灾区的孤残人士吗?

      高泱:我们现在还无法做到在当地建同样一家福利院,我们的救助主要是指和谐新家园的医疗照护团队跟到当地为有需要的人士解决实际需求,比如为他们提供医疗救护、康复训练、饮食起居的照顾等。

      养老网:我想不但是像这种重大的天灾发生,就是平时,彭州地区也会有许多孤残人员需要你们的救助,福利院又是全免费,相信很多人都愿意去你们福利院入住。就我所了解,和谐新家园目前入住了六十多位“院民”,这个人数和其他一般的福利院比较并不算太大。想请问您入住和谐新家园福利院有“门槛”吗?

      高泱:整个彭州在地震灾难里致伤致残的人员当然远远不只六十人,我们虽然不刻意要求哪些人必须具备什么条件才能进我们福利院入住,但也是经过考量的。来入住的“院民”一是福利院所在地区附近村镇提供的人员名单,二是我们福利院的志愿者也积极走访,发现那些确实需要帮助的人。总之,住进福利院的基本都是身体或智力有残疾,生活基本不能自理,家庭贫困,无人、无法照顾的人。

      养老网:福利院对他们的照顾包括哪些方面呢?

      高泱:日常护理、康复训练、心理辅导和文化教导等,日常护理主要负责院民的吃喝拉、洗脸、洗脚、洗澡、洗衣服、翻身;康复工作主要是帮一些残疾程度较轻的“院民”做恢复训练,希望他们能够逐渐获得生活自理能力;心理辅导则是在照顾他们身体的同时,关注他们的内心,协助他们拥有健康的心理。院民中有一些孩子,他们本来就身体“残疾”,在地震遭遇中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创伤。福利院的工作人员要做的就是,他们需要什么,给他们什么。他们需要身体康复的,我们尽量帮助他们身体康复。他们内心渴望温暖和爱的,我们就给他温暖和爱。他们需要写字认书的,我们就教他们写字认书,还有电脑打字。

      养老网:在你们福利院入住的人,政府还管吗?有没有一些特殊补贴?

      高泱:前几年完全没有,今年开始有一些,有残疾证的国家会给一些伤残补助,一般我们都让他们自己留着当他们的积蓄或零花钱。福利院提供到的一切照顾,我们都是完全免费的。

      养老网:建福利院当初是志愿者和爱心企业筹集的资金,那现在呢,靠什么维持?

      高泱:建成以后红十字会和爱心企业仍然会送一些日常所用的物资过来,但我们也不能仅仅坐、等、靠捐助,福利院的工作人员齐心协力谋“生路”,我们承包了几十亩附近农民的土地,做生态农业,设想依托自然农业办企业,利润全部再用于福利院运转,福利院一年可养几百只鸡,上百头猪,还将继续扩大规模,我们的长远规划是建立‘公司+基地+农户’的发展模式,让周边的农民也可以享受成果,走向富裕。到时,福利院的发展经费不用愁,周边农民生活也可以得到改善。

      养老网:这些产业投入到市场后产生的效益有利润可图吗?工作人员每个月有工资吗?

      高泱:在福利院工作的二十多个志愿者全是出于自觉自愿,养殖和种植收入全部都将投入到福利院的持续经营中。我们的工作人员分为两类,一是完全出于自愿的志愿者,他们来福利院的一切工作都不需要工资,福利院只需要提供食、宿;二是家庭和个人没有其他收入但希望留在福利院工作的人,福利院每个月付给他们500块钱的生活费,其实也算不上工资,五百块在现今这个社会根本算不了什么。

      养老网:现在的工作人员都是创建福利院时期的志愿者吗?最初的志愿者有没有人员流动?

      高泱:我们福利院的工作状态没有那么定性,这里的状态就是一个循环往复的状态,只要是出于个人意愿,不管是走还是留都遵从自愿精神。有人走了,又有人来了。

      养老网:负责种植、养殖为福利院“谋生”的工作人员他们会负担对“院民”的日常照护吗?

      高泱:负责生态农业的工作人员他们的特点和专长会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养殖和种植上去,但只要有空闲,或者院里人手不够的时候他们就会主动来帮忙。没有那么固定,都是自然而然的事。

      养老网:我所知道福利院的领导除了院长您外,还有一位也是咱们院的主要创始人金观然先生,我可以这样理解吗,如果福利院是一个公司的话,院长是不是相当于一个公司的总经理?你们是一起做事业吗?

      高泱:我觉得您这个比喻不太恰当,我们不是在开公司,也不是在做事业。从我们内心深处来讲,我们在福利院的一天,福利院就是我的生活的一部分,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们根本不是在经营一个事业,而是我们的生活和生命如何度过每一天。我在福利院工作一天,也就是我个人对生活信心的一种挑战。

      养老网:听说您爱人也是在福利院结识的?能谈谈她吗?

      高泱:是的,我从陕西靖边来到这里和志愿者们一起建设了和谐新家园福利院,她从成都来到福利院做志愿者工作,“千里姻缘一线牵”吧。她平时的工作就是为院民们洗头、理发、剪指甲,有的院民有传染性的皮肤病,为了工作人员的健康,本来我们要求戴手套、口罩,但她没有,直接就动手为他们做这些,有的脚丫子烂到溃脓,她也是直接下手,不怕传染,不怕脏累,她的善良和温柔我看在眼里,感动在心。

      养老网:您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福利院维持不下去了,不能继续了,您该怎么办?

      高泱:有过这样的意识,居安思危嘛。但从来不会把这个事情的结局作为我要谋划的一个事情,我觉得不需要谋划。只要福利院在的一天,我就做好这一天的事情,我个人也就过好这一天的生活。

      养老网:您有信仰吗?或者说,在这里的志愿者们有没有皈依某种宗教?

      高泱:我相信来这里的每一个志愿者内心都有共同的心愿和信仰,我们的信仰就是给这里需要我们的人力所能及的帮助和关怀,最大的就是爱。我本人是基督徒,但我要说的是,我所说的信仰是我生活和生命离不开的,而不是宗教。我做的事情与我的信仰是有极大的关系的,这就是我的使命。

      养老网:和谐新家园福利院像一个乌托邦?

      高泱:像一个大家庭,我们不是孤身寡人在这里做志愿者工作,我们大多数志愿者的家人也都住在这里,一起生活,一起照顾“院民”,我们还为下一代建了一个“幼儿园”,让他们从小就在这种爱和照顾的氛围里成长,让下一代也有爱心去关怀、帮助那些比他们有需要的人。

 

(本期完)

                                                                                                   (采访、制作:阿杜)

转载声明:本栏目内容为养老网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